北京赛车pk10开奖分析 > 征服 > 第002章 女神班主任

:第002章 女神班主任

        有一天上间操之前,我把胡莉琼叫到一旁,委婉地跟她说以后不要再坐牛大宝的宝马车,也不要和他走得太近,并说牛大宝不是什么好东西,他之所以转学到嘉南高中就是因为在以前的学校同时和三个女生乱搞,而且还把一个人搞大了肚子,是被原来学校开除的。

        胡莉琼冷冷地看着我,还没等我说完,她就脸不是脸鼻子不是鼻子地说:“马刀,你最好搞清楚我们之间的关系,你凭什么管我呀,我是你什么人呀?不要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好不好!”说着很不屑地白了我一眼,扭身走开了。

        又过了几天,胡莉琼就搬出了学校的女生宿舍,到校外住了,据说牛大宝给她在校外租了一套两居室的漂亮房子,她从我的青梅竹马变成了我的大嫂。

        那天,我翘了一天的课,从校外的小超市买了三盒烟一瓶二锅头,拿到学校后面的山坡上坐了整整一天。

        我边喝酒边哭,用烟头在左胳膊上烫了一个“拼”字。

        我发誓:从今以后,我一定要努力拼搏,一定要出人头地,一定要发大财,终有一天我要比牛大宝还有钱,我的车一定要比他的车还牛逼,我一定要把胡莉琼抢回来。

        没过几天,机会不可思议地来了,准确地说应该是因为林志婷得到来,让我有了发财的机会。

        在众多的亚洲女星当中,我最喜欢的是志龄姐姐,高智商,高学历,高颜值,修养好,身材好,是货真价实的宅男女神,没有之一。

        一天中午,我和我的好基友乔安邦到食堂排队打饭时,他跟我说:“刀子,听说没有咱班的卢老师因为收受学生家长的财物调走了。”

        卢老师是个势利眼,眼晴里只认那些有钱有势的学生,根本不把我这种出身农村,老爹老妈天天面朝黄土背朝天,土里刨食放在眼里。

        我没好气地说:“她走不走跟我一毛钱关系?”

        “怎么没有关系呀,她走了,咱班不就会来新的班主任吗,你知道是谁来咱班当班主任吗?”

        我跟他开玩笑,“不会是志龄姐姐吗?”

        他一怔,失声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看着他奇怪的表情,我有些蒙圈,“什么我怎么知道的,我知道什么呀?”

        “志龄姐姐到咱班当班主任呀!”

        “你耍我吧?”

        “我耍你干吗,我今天到年级组办公室亲眼见的,叫林志婷,和那个大明星就差一个字儿,不过,长得是一模一样,像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样,当时我并点请她给我签名呢。”

        虽然乔安邦说的煞有介事,可是我还是不相信,以为他是看我失去了我心爱的“青梅竹马”有意用我的女神来安慰我呢。

        可是下午,三年组的韩组长带着林志婷走进我们教室时,我一下知道乔安邦的话是真的。

        林志婷一进来,教室里的学生无一例外地都发出惊呼,包括女生。

        我也惊得合不上嘴,让我们惊讶的是这位林老师真的和那位台玉女派明星长得一模一样,身材高挑,面容清丽,气质优雅,一口嗲嗲的娃娃音,跟三D打印机打出来的似的,不要说从远处看,就是从近处看说她就是林志龄也不会有人怀疑。

        天底下真有长得这么像的两个人?

        乔安邦在远处得意地向我使眼色,意思是:怎么样,哥们儿没骗你吧?

        林志婷先做了自我介绍,说她当我们高三•七班的班主任兼英语老师,并问谁是班里的英语课代表。

        我马上站起来,“是我,我叫马刀。”

        她看了我一眼,嫣然一笑,说:“哟,还是个小帅哥呀。”

        下面的同学一阵的哄笑,因为我长得很丑,从来没有人说我是帅哥,不过,我能感觉到这位林老师说得不是反话。

        接着,她让我坐下,并跟同学们说下周五就要期末考试了,最先考的是英语,要大家好好复习,考出好成绩。

        我一听说要考英语,不由得向胡莉琼那边看了一眼,心里恨恨地想:哼,我倒要看看你这个傲娇的小狐狸如何露出你的狐狸尾巴来?

        胡莉琼扭过头来向我这边张望,脸上很难得露出一丝谦卑的笑容,我冷哼了一声,扭过头来装没看见。

        我之所以不打算再继续帮胡莉琼考英语不是因为别的,就是因为她当众往我脸上泼啤酒,让我在别人面前丢尽了脸。

        不过,话说回来,那也是我活该,嘴欠。

        因为我一直对她贼心不死,时不时提醒她和小时候在一起的美好时光,她不想让别人知道她以前在农村生活过,所以也从来不承认我和她以前的事。

        有一次,牛大宝请我们几个小弟吃烧烤,她正好也在,聊天时她无意间说了一句家乡话,她的家乡话和我一样,牛大宝一听她说家乡话,看了她一眼,问:“小狐狸,你怎么说话和马刀一样土了八几的,你不会是和马刀一个村里出来的吧?”

        当时,因为我喝了八瓶简装啤酒,大脑不受控制,所以,听牛大宝这么说,我用一副很得意的语气说道:“没错,我们不但是一个村儿里的,我们小时候还在一张床上睡过。”

        我这话一出,他们几个全呆住了,尤其是胡莉琼,脸色煞白,用一副要杀了我才能解恨的表情盯着我,气咻咻地说:“马刀,你胡说八道什么呀?谁和你一个村儿出来的,谁和你一张床……”

        我站了起来,“不承认是吧,那好,那你敢不敢说你的左屁股蛋儿没有一颗黑痣?”

        她一听这话,愤怒地端起手边的一杯啤酒狠狠地泼到我脸上,转身走了。

        当时,阿呆、大傻和二迷糊他们仨看出来我看见过胡莉琼的屁股都贱兮兮得相视而笑,牛大宝瞪着一对牛卵一样的大眼珠子一把揪住我,“马刀,你是不是玩过她呀?”

        我这才意识到祸从口出,马上解释,“大宝哥,我……我没有,她小时候没人管,她在我们家住了三年多,有几次我妈给她洗澡时,我……我无意……无意见看到的,我没……玩过她,没有。”

        “去你妈的吧!”牛大宝狠狠一搡我,把我推倒在地,地上有一个放垃圾的垃圾桶,我没看见一屁股坐在垃圾桶上,粘得满屁股是各种垃圾,整个烧烤店的客人们见我的狼狈相都开心得哈哈大笑,牛大宝更是张开他那张河马大嘴哈哈傻笑。

        从那以后,不但胡莉琼不再理我,牛大宝也把我从他的小弟名单里删除了,也不再时不时地给我钱花了。他们俩看我的眼神是一模一样的,都像看着一堆垃圾似的。

        TMD,你们当我是垃圾,我为什么还要帮你们考英语,你们以为我贱呀?

        下了课,我和和乔安邦他们几个在操场打篮球,朱大宝带着三个小弟来到我跟前,笑容可掬地说:“马刀,我有事找你。”

        我知道他一定是为让我帮胡莉琼考试的事儿,故意装糊涂,“什么事儿呀?”

        牛大宝指了指旁边,“咱们到那边说吧。”

        我没鸟他,瞥了他一眼,没好气地说:“没见我忙着呢,有话说,有屁放。”

        牛大宝见我又在人前扫他的面子,很生气,脸涨得通红,但他还是压着火气,小声地说:“马刀,下周五我和胡莉琼的英语考试就拜托你了。”说着掏出两盒软中华烟塞进我的口袋里。

        我一把把那两盒软中华掏出来扔还给他,用嘲弄的语气说:“不会吧,胡莉琼不是说她从小在美国长大的,那英语跟母语差不多,还用得着我帮忙?”

        和我打篮球的几个男生在旁边幸灾乐祸地看热闹。

        牛大宝本来就够大的大鼻孔呼哧哧地喘着粗气,眉头锁成两个大黑疙瘩,他很生气地指了指我,“马刀,给你脸你不要脸,你给我等着,咱们骑驴看唱本,走着瞧。”说着,带着他的三个小弟悻悻地走了。

        这次英语考试我是满分,而胡莉琼考了30多分,牛大宝更夸张考了8分,两人以前考英语靠我罩着,现在没有我罩他们露出了原形,尤其是胡莉琼,以前她总吹说自己小时候是在美国长大的,在美国长大的人英语考试才考了30多分,一时之间,两人成了班上的笑柄,尤其有几个女生经常有意去问胡莉琼小时候美国哪里住、美国小孩上幼儿园吃什么东西之类得让她无比难堪的问题。

        每到这个时候,胡莉琼都会用一种想杀了我以解心头之恨的眼神盯着我。

        因为这次考试,胡莉琼恨我,可是林志婷却对我刮目相看,经常会借一些外国原版书和杂志给我看,和我说话时有时还有意用英语和我对话,上课时总喜欢让我起来回答问题,让我做示范朗读。

        有时课下时,我们两个会用英语聊天,聊着聊着会因为某一个只有我们两个才能懂的美式笑话而会心一知,别的同学都用羡慕的眼神看着我们俩。

        现在,班上的同学都知道我和林老师的关系好。

        一天中午,因为我饭卡里没钱了,林志婷就让我和她一起到小灶间吃,给我点了好几个我喜欢吃的菜。

        因为小灶间的菜对我这种叼丝穷学生来说实在是太贵了,所以,我几乎从来没在这里吃过饭,现在看真知道了什么要一分价钱一分货,小灶间的菜就是TM比外边的菜好吃。

        我正美滋滋地边啃一块排骨边和林志婷用英语聊最新上映的一部美国大片。

        乔安邦拿着我的手机气喘吁吁地从外边闯进来,“马刀,你怎么不拿手机呀,快点的,你家出事了!”

        我这才想起自己刚才没拿手机,我看到乔安邦非常紧张的样子,忙问:“我家出什么事了?”

        “你爸刚刚给你打电话,说你妈得了急病,现在正在医院抢救,在三院,让你马上过去!”

        我一把夺过乔安邦手里的手机,一个箭步冲到外面,林志婷从后面追上他,“马刀,你别着急,坐我的车,我载你去。”

        我们三个人跑出食堂,上了林志婷的车,直奔三院。

        三个人来到医院,跑到抢救室的门口,我看见爸爸两手抱着头,无比沮丧地坐在走廊两边的一条塑料长椅上。

        我冲上去,问:“爸,我妈得了什么病?”

        我的爸爸抬起头,“大夫说是尿毒症。”

        “尿毒症?”我有些傻眼,我知道尿毒症的可怕。

  http://www.xasyh.com/books/0/348/42627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xasyh.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