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镯子

        我目送傅源进安检,他仿佛是在身后有一双眼睛,盖完章之后没有回头就伸长手臂冲着我摆摆手,我笑了起来,看着他消失不见,

        从机场出来,我坐出租车离开这里,来往的飞机起降不休,载着他飞往上海的那一架一定还没有起飞,只是明明我们还在同一座城市,我却不知为何已经开始思念了,

        临下班的时候同事在群里吆喝着晚上去太阳宫附近聚餐,问我去不去,我说不去了,我是非常清楚我们部那帮人的德行的,但凡是聚餐,一定会喝的一醉方休,上一次在银河桥出丑的事情至今对我来说都是灰色记忆,短时间内我不想喝酒,就有人拿着个来开我的玩笑:“傅总一走,Sara就得了相思病,食不下咽了,这会儿连吃大餐都没有兴趣了,”

        我发了一个再见的表情,决定不再理他们,把包里的东西收拾一下,从暗层里拿出来一张卡,我才想起来这是那个时候江慎行给我的,人家的本意是让没事儿就过去一趟看望老爷子,可我这些天都一直忙自己的事情,没有来得及去看爷爷,

        心想着反正一个人在家里也没事儿干,下了班就过去,本来是有意一个人去,可是又觉得傅源不在家,我跟江慎行的关系也有些不清不楚的,为了避嫌我打给了宋唯一,让她陪我一起去,

        宋唯一接电话之后说好,让我在公司等她,她来找我,

        她是自己开车来的,我上了车跟她说:“你以后尽量别自己开车了,路上停停刹刹的,对孩子不好,”

        “我不想要这个孩子了,”她开到半路,起先没怎么讲话,后来突然冒出来这么一句,我愣住了:“为什么又突然改变主意了,”

        “前几天我跟莫回去他家里吃饭,见到他妈妈和外婆了,觉得他们人特别好,他是单亲家庭,他妈一个人养活他很不容易,莫回他爸在他高中的时候出了车祸死了,之后他妈也没有再嫁,看到莫回带我回去,对我嘘寒问暖,弄得我心里很不忍,我是认真地在跟莫回相处,可这个孩子生下来,等于把他放在一个很尴尬的境地,怎么看都像是在利用他,这对他的家庭来说也很不公平,”

        “那你舍得不要吗,”

        “我舍不得,可我这几天每天都睡不着,左思右想,把他生下来又怎么样,他不是莫回的孩子,莫回没有义务一直照顾他,宋家早晚知道他的身份,到时候一定会把孩子要回去,要回去了,却又不可能给他一个名分,说不定到时候对外宣城是什么养子,想想就觉得可怕,当时是我太冲动了,一心想着报复宋家,想要借这个孩子来让他们全家人心里不舒服,可对孩子来说太残忍了,与其他以后恨我,还不如不要生下来,我已经预约了医生,过几天做手术,”

        听了宋唯一的话,我半天说不出话来,隔了许久才吐出一句:“这要是我的孩子该多好,”

        宋唯一转头看了我一眼,她的手放在我的手背上:“会有的,虽然医生说比较难,但是我相信一定会有的,因为你人那么好,好人会有好报的,”

        “但愿吧,”

        我又问宋唯一:“你会跟莫回结婚吗,”

        “会吧,我们现在感情挺稳定的,我也挺喜欢他的,再过一阵子,如果他跟我求婚的话,我想自己肯定会答应,”

        “真快啊,”

        她拍拍我:“说不定比你跟四哥还要快,嫉妒吗,”

        “不嫉妒,”我当然不嫉妒,我堵一万块她压根儿就没有放下宋川,这种情况下搞闪婚,哪能比得上我跟傅源根基深厚,

        宋唯一知道我话里有话,也当做没听见,没事人一样地继续开车,等到了门口问我要不要给江慎行打个电话,不然进不去这医院,我从包里掏出卡在她面前晃:“铛铛,通行卡,二哥给我的,”

        “靠,”宋唯一鄙夷看着我:“这也太偏心了吧,二哥怎么不给我也整一张卡,”

        我们被顺利放行,宋唯一现在还不能走太快,我就陪着她慢慢往楼里走,楼里还是有人在巡逻,看到我竟然还记得我上次有跟傅源一起来过,说江先生和宋先生都在,

        宋唯一顿住了脚步:“宋先生,哪个宋先生,”

        “宋川宋先生,”

        我看了一眼唯一:“不然我们今天还是先走吧,我知道你并不想见到他,”

        “上一次我见他还是在他的婚礼上,之后连我妈我都没有见过,宋家的大门更是没有踏进去过半步,但我们的关系摆在那里,早晚都要见面的,难道躲一辈子不成,何况做错事的人又不是我,明明是他,怎么变成了我要避着宋川的道理,”

        宋唯一说着,昂着头继续往前走,一点儿都没有退缩的意思,

        敲了敲门,里面有人应了一声进来,宋唯一先我一步走在前面,我紧跟着进去,有人在身后把门给关上,江慎行看到唯一先是一愣,又笑了起来:“你们来了,怎么不提前打个电话过来,”

        “二哥连医院的门卡都给乔雨的,外面的人看到她也是拦都不拦一下,分明就是你提前打好招呼的,这么特殊的待遇,难道还会在乎我们什么时候来吗,”

        我轻轻白了她一眼,示意她别瞎说,江慎行微微一笑,又有些担心地看着唯一说:“其实,宋老大也在这里,他……”

        话还没有说完,宋川就从阳台上出来了,看样子之前应该是在外面打电话,这会儿出来了,无声地看了宋唯一一眼,反倒是老爷子先开口了:“宋丫头跟乔雨来了,快坐下来,吃水果,护士刚切了桃子,我也不爱吃这些,”

        宋唯一清脆地应了一声:“爷爷,您老身体好点儿了吗,有没有再不舒服,”

        “其实我就觉得我都可以出院了,他们非不肯,一直让我在这里住着,没劲儿,”老爷子不高兴,唯一走过去握住他的手,在他耳边大声说:“那就再住一阵子,不然二哥不放心,”

        我不远不近地站着,宋唯一此刻离宋川只有一米远,他坐在椅子上双手环臂,目光却平稳地落在她身上,可是唯一视若无睹,只自顾自地跟爷爷讲话,连看都不看他一眼,

        “你怎么不跟你哥哥打招呼,”老爷子总算想起来了,问了宋唯一一句,她的笑容淡了一下,又恢复过来,看着宋川好一会儿,竟然真的叫了一声哥,我看到宋川不自在地站了起来,双手插在口袋里走到了阳台上,不知道在想什么,没有过几秒钟又出来了,对宋唯一说:“我有话跟你说,你出来一下,”

        “有什么话不能在这里说,还非要出去说,”宋唯一站着没动,宋川拉住了她的手腕,不容分说地把她给拽了出去,我有些担心地想要跟着,老爷子却在这时候冲我招招手,喊了一声:“乔雨,你过来,”

        我也提高了声音喊了一句:“爷爷,”

        “我问慎行你这几天怎么不见人影,他说你工作太忙了,不会是把爷爷给忘了吧,”

        “我怎么敢呢,这不是一得了空子就过来了吗,”

        爷爷唔了一声,让我靠近一些又问了我工作的情况,忽然让江慎行把那边柜子抽屉里的一个盒子拿过来,江慎行看来也不知情,有些迷惑地问了一句:“盒子,什么盒子,”

        “你先拿过来,那是我送给乔雨的见面礼,”

        他云里雾里地走过去打开一看,我看到他神情微微地怔了一下,但还是把盒子递给我,我接过来吓了一跳,里面是一个祖母绿手镯,非常地通透和碧翠,漂亮极了,我忙摆手:“这太贵重了,我不能要,”

        老爷子看我一直摆手,不高兴了:“特意让人从家里拿过来的,就等着你来送给你,你一定要拿着,”

        我为难地看着江慎行:“二哥,这不行啊,你帮我劝劝爷爷,”

        “他要送人东西,从来就没有收回来的道理,我怎么好劝,”

        “哪有才见第二次,就收这么大礼的道理,”

        老爷子没听到我说什么,只笑着看着江慎行:“给乔雨戴上看看,”

        江慎行把镯子拿出来,抓住我的手腕轻松地套了进去,他看了数秒才说:“这个镯子,你戴着真好看,”

        见我又要把它拿下来,他按着我的手小声说:“你再推辞,老爷子回头真要发火了,他这个人脾气古怪,一般人不一定能讨得他喜欢,既然送给你,说明喜欢你,你拿着就是了,”

        谁知道爷爷突然说了一句:“我老了,活到这个年纪唯一记挂的就是慎行,怕自己去了,以后他一个人会冷清,你要多陪陪他,跟他好好儿的,”

        我对江慎行咬咬嘴唇:“他还以为我是你女朋友呢,”

        “我不知道啊,”他一脸无辜:“他耳朵不好使,你跟他解释也没用,”

        “那也不能一直误会着呀,”

  http://www.xasyh.com/books/0/954/61738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xasyh.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