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赛车pk10开奖分析 > 九尾龟 > 第一百九十二回 阻星期曲房惊好梦 行酒令东阁宴嘉宾

:第一百九十二回 阻星期曲房惊好梦 行酒令东阁宴嘉宾

        第一百九十二回阻星期曲房惊好梦行酒令东阁宴嘉宾

        且说辛修甫要章秋谷同到苏青青那里去,看看他的真假何如。章秋谷连忙摇手道:“如今的时候,就是我亲去试验他,也试验不出来的了。你若就是这样不问真假,糊里胡涂的把他娶了回去,便也不必去说他。若真个的要试验他的真心,我却有一个主意在这里。这个时候却不能和他见面,只要你肯割一爱一就是了。”辛修甫听了,不懂他是什么意思,眼睁睁的看着他。秋谷见他不懂,便又和他说道:“你们这位贵相好,如今既然除了牌子想要嫁你,一自一然是不接别人的了。”修甫听了,点一点头。秋谷道:“如今的时候,要试倌人的真假,只有一个法儿。两个要好的朋友大家预先约齐了,去同做一个倌人,却只作大家不认得的一般。又故意的大家赌气吃醋,你骂我,我骂你的,听那倌人的口气怎么样。虽然堂子里头的规矩,对着姓张的照例要骂姓李的,对着姓李的又照例要骂姓张的,却是那里头的轻重一情一形总有些看得出来的。到了那个时候,两个人约齐了,大家当着那倌人的面前说出真一情一来,把那些背后的话儿,都一古脑儿讲得个明明白白。虽然计策来得毒些,却除了这个法儿,再没有第二个法儿了。”

        辛修甫听了,拍手称是道:“这个主意果然来得十分挖掐。”说到这里,忽然顿了一顿道:“但是他如今是不接客人、不做生意的了,却怎样的再去试他?”秋谷微笑道:“只要你不要掀翻醋罐,我一自一然有个法儿去算计他。”辛修甫想了一想,奋然说道:“罢了,被你这般的一说,把我说得果然疑惑起来,只得要凭你去把他怎样的了。”秋谷道:“既然如此,明天你就和他坐马车到张园去。到了张园,你只推说有紧要的事一情一先要回去,那时你便坐了马车先走,只说等一会儿再打发马车来接他。到了这个时候,你就一一交一一代给我,不用管,我一自一然有我的法儿。”修甫叹了一口气道:“也只得如此的了。”

        到了明日,果然辛修甫如法泡制的同着苏青青到张园去。进了安垲第,就在进去的地方拣张桌子,泡一碗茶。刚刚坐下,早见那位章秋谷换了一身衣服,刺斜里劈面走过来。那时四月中旬天气,章秋谷穿著一件白纺绸长衫,衬着一件玄一色一外国纱马褂,丰裁朗朗,仪表亭亭,翩翩潘玉之姿,濯濯王恭之度,眉稍敛意,眼角含一情一,面白颐丰,神清气爽。辛修甫见了,觉得眼光一动,便故意别转头去,只作没有看见。章秋谷走近身来,恰恰的和苏青青打个照面。苏青青忽然抬起头来,见了章秋谷,不由得呆了一呆。那一对秋波,就不知不觉的射到章秋谷身上来。章秋谷见了,知道有些意思,便软软的飞了一个眼风,苏青青回头一笑。秋谷又把手中的一方丝巾对着苏青青扬了一扬,苏青青把头一低。章秋谷便急急的走了过去,偷眼看辛修甫时,只见他呆着个脸儿,正把眼睛注在那边桌子上一班倌人的身上。秋谷暗想:装得狠是相像。便故意去各处兜了一趟。

        慢慢的走回来,果然辛修甫已经走了,苏青青一个人坐在那里,手托香腮,呆呆的在那里出神。见了章秋谷走过来,便有意无意的瞟他一眼。章秋谷微微的笑着,索一性一立到苏青青对面去,上上下下的仔细打量。看得个苏青青不好意思起来,不觉“嗤”的一笑,对着秋谷把头略略的摇了一摇。秋谷索一性一走近一步,对着苏青青笑道:“我们两个人面熟得狠,好象是认得的。请问可是前年在西鼎丰的苏青青么?”苏青青听了,粲然一笑道:“倪正是苏青青,格位大少贵姓?”秋谷道:“原来果然是青青先生,我的眼力果然不错。你可还记得那个时候在你房里头借干铺的章二少么?”原来章秋谷以前本来没有做过苏青青,明欺他们做倌人的张三李四,身上的客人多得狠,那里记得出来?当下苏青青听了,想了一回,想不起来,只得笑道:“二少,对勿住,隔仔几年,倪直头忘记脱格哉。”秋谷一面和他说话,一面故意把眼光只顾向他身上溜来。苏青青见了,心上甚是高兴,便指着旁边一张椅子道:“二少,耐请坐哩。”秋谷便也软绵绵的坐了下来。两个人谈了一回,谈得十分密切。秋谷一面和他讲话,那桌子底下的脚未免要不规矩起来。苏青青只是微微的笑,不说什么。

        秋谷正和苏青青讲话,忽然叫了一声“呵呀”道:“我听人说,你就要恭喜嫁人,可是真的么?”苏青青斜了他一眼,并不开口。秋谷叹一口气道:“那个娶你回去的客人,也不知是那一世里修来的福气。”苏青青故意嗔道:“耐勿要来浪瞎三话四哉。”说着,把秋谷背上打了一下。秋谷趁势低低的附耳说道:“等回儿请你到一品香去,不知你肯赏光不肯赏光?”苏青青不答,只略略的点一点头。秋谷便又向苏青青耳旁说了几句,苏青青不觉脸上一红,呸了秋谷一口道:“勿要来浪像煞有介事!”一会儿,苏青青的马车来了。苏青青便立起身来,把秋谷瞟了一眼,往外便走。秋谷会意,连忙随后走出安垲第,坐上一自一己的马车,紧紧的跟着苏青青的马车。一路上追风逐电的跑到一品香门口停下,两个人一同下车进去。

        一自一这一天起,章秋谷放出全付的工夫笼络那苏青青。当日晚上,就和苏青青有了一一交一一一情一。辛修甫得了这个信息,虽然心上有些酸气,却也无可如何,只得依着秋谷的分付。到了明天一早,便赶到永吉里来。进了永吉里的弄口转一个弯,只见一家门首写着“姑苏归公馆”的五个字儿,暗想这里是了。便一一依着秋谷的话儿,推门进去。见秋谷的车夫站在门内,见了辛修甫,把手招招,又往屏门背后一指。修甫会意,轻轻的转进屏门,走上楼去。见上首的一间房门,果然房门虚掩,便站在门外,轻轻的咳嗽一声。只听得房内也是轻轻的一声咳嗽。修甫得了秋谷的暗号,方才放大了胆一脚跨进房去。只见银钩不动,锦帐低垂,宝鸭沉沉,房栊寂寂。修甫抢进两步,揭开帐子。章秋谷已经坐起身来,见了修甫倒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只把一只手指着里床。修甫举眼往床里看时,果然见一个少年一女一子,侧着身体向外睡着,星眸不起,宝靥微红,剩粉末销,残指犹腻,两只玉臂双双的抛在床外,一头黑发软软的堆在枕边。原来不是别人,果然就是他那位现在一情一人、将来一爱一宠的苏青青。

        辛修甫见了又好笑,又好气,不由分说赶过去扯着苏青青的一只手,把他拉了起来,口中大声喝道:“你这不要脸的东西,干得好事!”苏青青正在香梦迷离、一春一一情一撩乱的时候,忽然被修甫扯了起来,又是这样的大声一喝,早把个苏青青在睡中惊醒,大吃一惊,直吓出一身香汗。连忙开眼看时,一眼光见了辛修甫对着他怒气冲冲的,口中不知在那里说些什么。又见章秋谷也在那里嘻嘻的看着他笑。这一来,只把个苏青青搅得心上胡涂起来,好象是做梦的一般。看看这个,看看那个,一句话也说不出。

        修甫又向他喝道:“你已经收了我的定钱,除了牌子,怎么如今又和别人吊起膀子来?”苏青青听了还是摸不着头脑。看着章秋谷立在床前,好似没事人儿的一般。苏青青心上越发的不得明白起来,呆呆的坐在床上,一言不发。

        章秋谷见了,便走过来对着苏青青打了一拱,口中说道:“一切事一情一都是我的不是,你不要生气。”苏青青听了这几句话儿,又见章秋谷得意扬扬的对着辛修甫只是笑,想了一想,心上方才恍然大悟,彻底澄清,知道是他们两个人串合了做弄他的。到了这个时候,凭你苏青青的脸皮再厚些儿,也由不得满面上涨得通红,低下头去。辛修甫又大声问道:“你以前和我讲的话儿是怎么讲的,如今又怎么平空的变起卦来,这是个什么道理?”苏青青听了,顿了一顿,一时回答不出,只好低着个头,嘿然不语。辛修甫冷笑道:“你装聋做哑的,难道罢了不成?”

        苏青青到了这个时候,明知道事一情一已经决裂,心上便定了主意,挽一挽头发,跨下床来对着辛修甫道:“辛老,耐末也勿要动气,听倪好好里搭耐说。格件事体是倪一自一家勿好,对耐勿起。故歇事体已经弄到仔实梗格样式,也勿必再去说俚。格辰光倪搭耐两家头格闲话,赛过勿曾说,黑板浪写白字,揩脱。下转耐肯照应倪格,请到倪小地方去坐坐,请请客,碰碰和,绷绷倪场面,格是再好勿有。耐真正勿肯照应倪格,倪也叫呒说法。不过格个辰光,端午节要到快哉,倪末探脱仔牌子预备嫁人,勿做生意,故歇再要挂仔牌子做起生意来,格末真正尴尬头。”

        说到这里,章秋谷不觉喝一声采道:“好得狠!这几句话儿,真是说得道地——”一句话还没有说完,早被苏青青一把拉住了道:“耐到好格,倪搭耐咦呒拨啥冤家,啥事体耐要搭倪实梗混俏?倪末总算上仔耐格当哉,耐倒底打算那哼?”说着,又走到辛修甫身畔,握着他的手,亲亲切切的说道:“辛老,倪末总算上仔别人家格当,对耐勿起。耐也勿作兴格嘘!耐一自一家想想看,阿有点心浪意勿过?上海滩浪好好里格人家人,上别人当格多熬来浪,勿要说啥堂子里向格倌人哉。倪老实搭耐说仔,故歇辰光倪就懊悔勿转格哉。不过嫁人是嫁人,要好是要好,嫁人格事体勿成功,倪两家头要好是呒啥勿成功嘛。”

        辛修甫起先只说苏青青一定要扭结固结的和他不肯开一一交一一,预备着许多决绝的话儿,要燥燥他的脾。不想苏青青不等他开口,先一自一大大方方的讲出这样一番说话来,心上也暗暗的赞他,倒不好再说什么。如今又听了这几句话儿,只觉得心上非但并不恨他,倒像觉得一自一己真个有些不是的一般。推开了苏青青的手,微微笑道:“算了罢,不用再提了。我们从此不提今天的事一情一。”苏青青回过身来,指着秋谷,把金莲在地下一顿道:“才是耐勿好!”秋谷不去理会他的话儿,却对着他把一个大指一伸道:“真正利害,不愧是个头等名角!”

        苏青青想了一想,倒笑起来,口中说道:“唔笃格两个人,直头是少有出见格,阿有啥两家头串通仔合着一只靴子。”苏青青说到这里,面上也红了一红,顿住了口不说下去。章秋谷和辛修甫听了,都笑起来。秋谷笑着走过去,拍一拍苏青青的肩头道:“这样说起来,你这个靴子定是内城定造的上等京靴了。”苏青青听了,忍不住“扑嗤”一笑。一自一此以后,苏青青要嫁辛修甫的这件事儿,虽然被这位章秋谷平空打散,辛修甫同着章秋谷两个却依然在他院中走动。

        一言表过不提。只说章秋谷在上海住了几天,把汇丰银行里头的存款,果然一古脑儿提了出来,回到常熟去,存在一个大昌当铺里头。把家事布置了一番,便又到上海来。原来辛修甫见章秋谷到了上海,便再三再四的邀他仍到书局里头去,章秋谷便也答应。此番再到上海,却和以前在上海的时候大不相同,陆丽娟和梁绿珠都不知到那里去了,习凿齿再到襄陽,桓司马重来灞水,摇落江潭之柳,凄凉湘水之波,狠有些儿沧海桑田的感慨。更兼看着一自一己这般境遇,桩萱凋谢,朋旧销沉,十年湖海之游,一霎邯郸之梦,司勋落魄,阮籍猖狂,感身世之无聊,抚头颅之如许,便不知不觉的郁郁不乐,黯然神伤。就是这样的过了几个月。忽然东方小松从广东解饷回来,一到上海,便先去看章秋谷。章秋谷见了方小松,不觉心中大喜。良朋久别,知己重逢,一自一然有一番款曲。两个人畅叙了十多天。方小松见秋谷郁郁不快,怀着一肚子的牢騷,便劝他同到广东去顽一趟。秋谷也为着广东地方是个最先通商的口岸,又是南洋群岛的门户,本来心上狠想去游历一趟。听了方小松邀他同去,心上十分高兴,便一口答应。又和辛修甫说了要告几个月假到广东去。辛修甫挽留不住,只得由他一自一去。章秋谷又荐了贡一春一树暂时代理书局里头的事一情一,一自一己便同着方小松到广东来。

        到了广东地方,休息了几天,方小松备酒和他接风。席间的陪客除了几个同乡候补官之外,有一个实缺潮州府知府程梅谷程太守,现充法政学堂监督,是个进士出身,和方小松是极要好的朋友。久已听得方小松说起这位章秋谷先生的大名,和秋谷谈得十分合式。秋谷看了这位程太守生得丰裁出众,气概非常,两只眼睛炯炯的光芒直射,知道不是个寻常人物,便也肃然起敬。

        到了明天,程太守便托了方小松致意,要请章秋谷当个总教习。章秋谷起先不肯,只说我是到这里来游历一下的,至多不过几个月的勾留,何必多此一举。当不起程太守再三再四的敦请,方小松又劝他道:“你就借着这个机会到学界里头去阅历一下也好。到了要回去的时候,你只顾辞了馆地回去,他也决不能勉强留你。”秋谷听了,一想不错,便也点头答应。一自一此以后。秋谷便把行李搬到法政学堂去,每天三四点钟的课程倒也不觉得辛苦。

        这一天,秋谷方才完了课程,正要想到方小松那里去,忽然家人传进一个帖子,说水师提督黎绳甫黎军门来拜。秋谷听了,心上觉得诧异。接过帖子来看了一看,心上想道:“这位黎军门听说在广东声名狠好,虽然和我同乡,曾有一面之识,却向来没有什么来往,怎么忽然纡尊降贵的拜起我来?这是什么原故?”想着,便叫那家人出去请黎军门在花厅上坐,一自一己换了衣服,立刻出来见了那位黎军门,不免大家要说几句套话。原来这位黎军门知道章秋谷是个江南名士,所以先来拜会。章秋谷一面和黎军门说话,一面细细的打量这位黎军门时,只见这位黎军门生得虎头燕额,猿背狼腰,声若洪钟,目如闪电,真是个桓桓名将,矫矫虎臣。那谈吐举止,更是高华名贵,俊雅无俦。秋谷看了,心上暗暗的赞叹。更兼这位黎军门没有一些儿官场里头的习气,也不摆什么架子,和秋谷谈了一回,觉得甚是契合。直谈了一点多钟,方才走了。隔了一天,秋谷少不得要去回拜。黎军门接着,又谈了好一回,便约秋谷明天在他衙门里头吃饭,秋谷应了别去。

        到了明天,差不多十点钟还没有到,黎军门便来催请。秋谷到了那里看时,见方小松也在坐中,其余的客也都是些素来相识的同乡。一个姓杨的杨安之,也是个江南名士,书画俱一精一,却是黎军门那里的文案。有两个姓江的,却是同胞兄弟,一个叫江伯临,一个叫江仲吉,都是广东候补知府,也都少年英俊,倜傥不群。还有一个姓陆的陆善卿,也是江苏人。只有一个姓戚的戚珍三,却是个四川人。当下大众寒暄了一阵,相让坐下。黎军门讲起他一自一己平生的战绩来,如何如何的冲锋打仗,如何如何的运筹克敌。讲到紧要的时候,讲得意气飞扬,须眉欲动。大家都不觉叹羡一回,黎军门也谦逊几句。

        一会儿酒菜排齐,大家入席。黎军门的厨夫是广东全省第一个烹调名手,烹调出来的肴馔十分一精一致。大家吃着,一个个都赞赏不置。

        一会儿酒过三巡,食供五套,江仲吉便道:“闷酒无味,我们何不行过酒令消遣呢?”秋谷道:“我的一性一一情一素来不一爱一行什么酒令。你想好好的吃酒,何必要来呕什么心血,绞什么脑汁?还是拇战觉得爽快些儿。”说着,黎军门点头称是。大家拇战了一回。江仲吉定要行令,便行了一回席上生风的射覆,大家吃了几杯酒。

        黎军门道:“我们如今把射覆的字儿分作上下两截,须要依着上下的次序,不准颠倒,还觉得耐些寻味。”大家听了,都点头称是。方小松便说一个“布”字、一个“沙”字。杨安之想了一回,一眼看见江伯临面前有一盘彩蛋,心上便明白了,便射了一个底下的“达”字。方小松点一点头,大家一笑。戚珍三和陆善卿听了,不懂他们说些什么,便问道:“你们覆的覆,射的射,可好讲给我们听听么?”方小松道:“我是把一个‘蛋’字分作两截,一个‘疋’字,一个‘虫’字,上面的‘布’字是布疋,下面的‘虫’字是虫沙,他射的下面一个‘达’字,是虫达,汉高祖功臣中之一。”说到这里,江仲吉便道:“我给一个你射,看你射得着射不着我的上下两个字儿,就是那京戏《翠屏山》里头‘杀山’两个字儿。”方小松听了想了一回,却想不出。江仲吉道:“你吃一杯酒,我和你说了罢。”方小松果然干了一杯。江仲吉把手指着案上一盘芥酱道:“上面是霜华杀草的‘杀草’两个字,下面是‘介山’两个字,是个‘芥’字。”方小松听了,便忙忙斟了两杯酒,放在江仲吉面前道:“你先吃了我一杯酒,再罚了一杯酒,我再和你讲话。”江仲吉那里肯吃,嚷道:“难道我这个覆得错了么?你先讲出我的错处来,我再吃酒不迟。”方小松道:“你这个‘杀草’的两个字虽然的可以用得,但是这个‘芥’字拆了开来,上面的草头不是成字的。我早已想到这个‘芥’字,为着不妥当,所以没有说出来。快快的把这两杯酒给我吃下去!”江仲吉起先还不肯吃,只说:“这个草字头是‘草’字的古体。”小松道:“我们是在这里射覆,不是在这里考据古学。你抬出古体字来也不中用。”江仲吉说他不过,只得一口气把两杯酒灌了下去。第三个就轮着章秋谷。秋谷却低着头,好似想什么心思一般。直至小松叫他,方才抬起头来,随口说了一下,却被黎军门射着。接着,大家都轮了一次。

        杨安之道:“这个令也没趣得狠。”秋谷道:“你们要行有趣的酒令,我倒带着一付酒筹在这里。本来是一个朋友托我作的,后来这个人到关东去了。这付酒筹刚刚带在这里,行起来却狠有些味儿。”众人听了,便问是什么酒筹。秋谷道:“这付筹上都刻着《石头记》的人名,下面刻着四六评话,应贺应罚,也都注在上面。”众人听了都大喜道:“你快去取来,我们行个新酒令也好。”秋谷听了,便叫家人回去,把箱子里头的一付竹筹立刻取来。

        家人去不多时,果然取来送上。大家争着看时,只见一个大大的竹筒,装着满满的一筒竹筹,虽然是竹的,却雕得十分工致。众人要去拔出筹来看时,秋谷拦住道:“预先看过了没有什么趣味,我们慢慢的抽就是了。只是你们既要行这个令,却要推我做个令官,大家都听我的号令行事。”众人道:“这个一自一然。”秋谷便把这个竹筒放在中间,口中便道:“我是令官,该应一自一令官左首的人行起。”

        方小松正坐在秋谷左首,便揎拳掳袖的掣了一枝出来,口中说道:“要掣一个好的,不要受罚才好!”大家争着看只见筹上刻着几行字道:

        史湘云豪一情一弱质,侠骨柔肠,楚山缥缈之云,湘水潆洄之恨。玉山颓倒,香留芍药之茵;宝月温存,一春一入衡芜之梦。得史湘云者,合席皆贺两杯,一自一饮两杯。量洪者与湘云对饮一杯。如座有宝玉,宝玉应为湘云斟酒;除贺酒外,再与湘云对饮一杯。遇宝钗、黛玉,与湘云对饮一杯。

        秋谷看了笑道:“你抽着了史湘云,却没有什么累赘,不过吃几杯酒就是了。”方小松道:“这个时候横竖没有宝玉在这里,我吃过了三杯令就是了。”秋谷连忙道:“这个不能,要等大家抽齐了才算的。如若不然,那先抽的人岂不是占了便宜,迟抽的人岂不是吃了亏么?”大家听了,都点一点头。第二个便是杨安之,也抽出一枝筹来。众人大家看时,只见刻着道:

        薛蝌千里京华,三年荆棘。花空散雨,絮不沾泥。裙布钗荆,宜室宜家之梦;吹箫引凤,式金式玉之音。得薛蝌者,合席皆贺一杯,一自一饮一杯。遇薛蟠,亦与薛蝌对饮一杯。如座中有夏金桂,作怒容,不饮。

        第三个便是戚珍三,恰恰掣着了薛蟠,上面刻着道:

        霸王雅号,壮士雄风。河东之狮吼无常,郭外之南风不竞。貂裘走马,章台杨柳之云;鸳锦缠头,绮阁湘桃之月。得薛蟠者,合席不贺,一自一饮一杯。惧内者与薛蟠对饮一杯。遇宝钗、宝玉,对饮一杯。遇夏金桂,当低眉承睫,亲敬三杯,薛蟠一自一陪一杯。如遇柳湘莲,应饮酱油一杯,并受打三拳。戚珍三道:“这个虽然累赘,只要座中没有柳湘莲、夏金桂就是了。但是这个吃的一杯酱油,是个什么道理?”秋谷笑道:“这个酱油,是那苇根下泥水的替代品,你难道不知道么?”众人都哄然笑起来,都说这个替代品想得狠好。

        第四个就是主人黎军门,伸手掣了一枝筹出来。戚珍三一眼看见,便嚷道:“完了!完了!”众人大家连忙看时,原来奇巧不奇巧的,黎军门刚刚掣着了柳湘莲,众人都不觉哈哈大笑。只见上面刻着道:

        酒人唐突,怒挥子路之拳;凤一女一离魂,愁洒荀郎之泪。高一情一照日,侠气凌云。万金宝刃,纵横秋水之光;满马一春一愁,撩乱绣鞍之影。得柳湘莲者,合席皆贺两杯,一自一饮一杯。习武者与湘莲对饮一杯。遇宝玉、秦钟,对饮一杯。遇尤三姐,受罚一杯。

        黎军门看了笑道:“这倒很爽快。”

        第五个便是陆善卿,刚刚掣了一枝出来,一自一己一看,便“呸”了一口,要仍旧放进筒去。早被黎军门一把抢了过来,大家看了一看,不觉又笑起来。原来这个陆善卿刚刚掣着了个夏金桂,上面刻的按语道:

        香囊叩叩,未销真个之魂;鸳梦沉沉,推出窗前之月。芳心无主,一春一一色一难销。熏衣理鬓,长窥宋玉之墙;撩雨拨云,愿作陈平之嫂。得夏金桂者,合席不饮,夏金桂受罚一杯。有外遇者,与金桂对饮一杯。遇薛蟠者,作怒容,嘿饮三杯。遇宝玉,作媚态,对饮一杯。遇薛蝌,作媚态,牵衣握手,亲敬三杯,薛蝌不饮,金桂作眉语一自一饮。

        大家看了,都笑道:“这个令儿狠有趣味,今天我们倒要看看陆善翁的媚态如何?”陆善卿和戚三珍都发急道:“怎么今天这个令儿专专的和我们两个人作对?这是个什么道理?”大家听了,又笑个不住。

        第六、第七就是江伯临、江仲吉兄弟两个。江伯临掣着了李绮,是大家公贺一杯,一自一饮一杯。遇李纨、李纹、邢岫烟、薛宝琴,各对饮一杯。江仲吉掣着了柳五儿,是大家公贺一杯,一自一饮一杯。遇宝玉、芳官,对饮一杯。遇林之孝家的,当受罚一杯,俯首低眉,安坐不动。江仲吉看了笑道:“只要巴着章秋谷不是林之孝家的,我就不怕了。”

        临了儿,秋谷吃了一杯令酒,伸手掣了一枝出来。大家看时,只见刻着道:

        探一春一轻盈二八,正当瓜字之年;霹雳一声,飞出巨灵之掌。明明如月,婉婉当一春一。东风红杏,移来上苑之花;凤阁鸾台,嫁得金龟之婿。得探一春一者,公贺两杯,一自一饮一杯。有功名者,与探一春一对饮一杯。官至一二品者,与探一春一对饮合卺双杯。遇宝玉、宝钗、黛玉,对饮一杯。

        秋谷看了笑道:“这真真是作法一自一毙了。”座中的几个客人,刚刚的都是广东候补官,黎军门又恰恰是水师提督,秩居一品。秋谷只得和众人对饮一杯,又和黎军门对饮两杯,笑道:“这个令官吃亏得狠。”

        秋谷过了令,便是方小松的史湘云,座中止有章秋谷和黎军门两个酒量大些,便三个人大家照了一杯。又轮着杨安之的薛蝌,大家公推黎军门和方小松两个是有贤内助的,两个人便吃了一杯。第四个戚珍三的薛蟠,大家说杨安之和江伯临有些惧内,要他们两个人吃酒。他们不肯吃,便也只得罢了。秋谷便拿起席上的酱油碟子来,倒了满满的一酒杯要戚珍三吃。大家都望着他笑。戚珍三皱着眉头勉强吃一口,几乎要吐出来,便道:“我一情一愿多罚几杯酒罢,这酱油委实的难吃。”大家听了,又都笑起来。秋谷那里肯依,道:“酒令严如军令。你一个人不遵令,别人就都要不服令官的号令了。”戚珍三没奈何,只得咽着气,把一杯酱油吃了下去,众人看着笑个不住。第五个黎军门的柳湘莲,习武的人止有秋谷一个,便吃了一杯。黎军门又走过去,把戚珍三背上轻轻的打了三下。第六个轮着陆善卿的夏金桂,大家都知道章秋谷和杨安之、方小松三个都是有外遇的,派着他们都吃了一杯。戚珍三便走过来,恭恭敬敬的敬了陆善卿三杯。陆善卿笑了一笑,被章秋谷罚了一杯,说要作怒容,不准嘻笑。戚珍三的酒敬过了,便该陆善卿去敬杨安之。陆善卿作难了一回,知道强不过去,只得斟了三杯酒,笑盈盈的走到杨安之身旁,拉着他的手,把酒杯放在杨安之唇边。杨安之果然作出怒容,推开不饮。陆善卿又把第二杯酒送过来,斜着眼睛钉了他一眼。杨安之只不开口,坐着不动。陆善卿便取过酒杯,刚要吃时,秋谷在旁说道:“你这个眉语要好好的做,做得不好是要罚的。”陆善卿把双眉一动,望着杨安之把眼睛飞了一转。秋谷看了,不觉喝一声彩,大家也都叫起好来。

        这一席酒只吃到日一色一平西,这个酒令直行了四五转,行出许多笑话来。大觉都十分高兴,尽欢而散。章秋谷同着方小松一同回去,方小松便问他道:“你既然不一爱一酒令,为什么今天这般高兴起来。”秋谷笑道:“这里却有一个道理,万一个将来有人把我们的事一情一编成小说,这个酒令的一门却是少不得的。我不过和那做书的人预备一个地位罢了。”

        隔了几天,又有几个同乡公请章秋谷在紫洞艇上和他接风。这个紫洞艇差不多就是西湖的游船一般,里面却是一一色一紫榆嵌螺甸的桌椅,锦帏绣幔布置得簇簇生新。又叫了许多广东本地倌人和几个外省马班子里头的姑娘前来陪酒。秋谷看那些广东倌人时,只见一个个都是宽衣博袖,大脚花鞋,面上搽得雪白的一脸铅粉,连嘴唇都搽得白了,却没有一些儿胭脂,好象《三上吊》里头的缢鬼一般;更兼体态生硬,身段倔强,见了人理都不理。秋谷见了,把舌头伸了一伸。又看那班马班子的姑娘时,见虽然有一两个略略生得好些,却没有一些儿身段架子,比起上海的倌人,大不相同。正是:

        烟波万重,苍茫海上之槎;

        风月清宵,惆怅江南之客。

        一自一此以后,章秋谷便暂住在广东。还有些广东的官场笑柄、嫖界奇闻,在下做书的也来不及一一登载,这部《九尾龟》小说,却就在这里算个总结的了。

  http://www.xasyh.com/books/2/2809/19958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xasyh.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